教师感悟心得

编辑:白宝民 日期:2017/6/27 11:24:07 人气:

  

味道
        年少时,总是羡慕馆子里的人,那里的山珍海味会是什么味道?心里老惦记着,发誓一定要尝尝馆子里的洋气味道。
       上初中时,同学们在一起吃伙房,为了省一角钱的菜票,想出了很多方法,唯有我想的方法有效,打菜师傅是让把菜票放在缸子里,接过缸子把菜票往盛菜票的大筐子里一倒,眼睛却只专注于大勺,至于菜票在不在大筐子里和缸子里他是没心事看的。所以,我经常从清淡的白菜炖豆腐的透明菜汤里可以捞回我的一角菜票。吃的却是津津有味———少不更事。
        当我回到我的母校时,打菜师傅还在,我却无法回报,只是对着他笑笑,问“还认得我吗?”打菜师傅也笑笑,木讷得和当初一样,为了回报这些,我在暑假主动参加为学校修缮了伙房。每天吃着馒头和辣椒,三伏天,一身汗,却敞亮。辣的乱转圈儿也很爽快。看着我们的努力,伙房干净了很多,打菜师傅看着我还是木讷得笑笑……后来,听说因为肝脏问题,他被辞退了,从此我再也不爱吃白菜炖豆腐了。
        上高中的时候,不止一次和伙房的师傅干仗,是干仗,不是打架。因为三年里,馒头的个数一直没对过。一个班里拿一大筐,领来一数差不多,到分给同学时总是不够,谁值日谁少吃,认命吧!直到有一天晚自习,被几个同学喊去,上了女生宿舍楼,不敢开灯,点着蜡烛,吃到了蛋糕,天呐,蛋糕是这样的味道……
        上了不想上的所谓大学,因为饭菜国家给补贴,每人每月62元的饭票。天呐,还有这等好事,男生却不够吃,女生吃不了,搭配呗,反正不花钱。倒霉劲儿十足,我班就没几个女生,学物理的女孩子特少……
         快毕业了的一个元旦,不回家的同寝室的几个人弄了瓶兰陵大曲,二斤花生和猪头肉,不敢在宿舍,借了系传达室的“雅间” ,正“
海阔天空”,一女孩推门进来了,带来了肉冻(一种用猪皮做成的类似果冻的凉菜)和饺子,那一晚,有过年的味道,都互相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,如今却天各一方,再难品尝肉冻的蒜香和爽滑……
        毕业了,我离家远,要早起上班,总是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草棚下喝碗粥或者辣汤,吃上根油条,暖暖地去上班,我很满足这种味道,我感觉这就是我小时候认为的馆子里的洋气味道。
        后来修路,小草棚没了,我也就很少去找这个辣汤和油条了,但是,有时候真想喝一碗那种味道的辣汤……
        今天我起的也早,
骑车转着转着 ,在一个还未拆掉的平房胡同口,我忽然发现熟悉的那老两口,我说:“来碗辣汤,两根油条。
        男人说:“你很长时间没来了。” 
       “我今天专门来吃你做的辣汤油条。” 
       “是吗?” 
      “孩子们都结婚了吧?” 
      “老大的孩子八岁了,老二的孩子七岁半,老三的儿子也两岁半了。” 女人夹着两根饱满的油条过来,幸福的说给我听,男人点了支烟坐在了我对面。
      “那时候,孩子不听话,学习都不好,没少让你们费心,可现在可懂事了,我的三个儿子都分上楼了,还都行,都能干着呢!” 男人自如的弹着烟灰说。
        “你们岁数也不小了,还干,城管又查的紧?” 
         “儿媳妇不让俺看孩子,说光宠毁了,我们两个老家伙没个人唠唠不自在,出来干敞亮,不图啥,图敞亮。” 女人从油锅里夹出油条熟练地放到筐子里。
         “就干到八点半,就收摊,耽误不了接孙子,哈哈,都是老主顾,我几天不见就想得慌!” 男人忙着招呼食客,笑盈盈地,让我想起了打菜师傅……
         油条的软糯,辣汤辛喉,让我找回了刚毕业的味道。经历了多少酒店的“山珍海味” ,却没有少时想像的那种洋气,却抵不过一碗辣汤和两根油条。
        是味蕾老化?还是时光弄人?不,都不是,是一个人最初的本味所然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老白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5月25日 



(新万博意甲z)党的建设
联系方式

地址:济宁市太白湖新区公主路7号
电话:0537-5668630微信公众号jnsbhzx
网站:www.hfyyfs.com
kqqhe.cnolqyi7.cnkqqhe.cn